个性化门户|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无障碍浏览 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
2018年12月19日星期三:晴转多云夜晨部分有雾或轻雾。 气温:4~18℃; 火险四级。
通知公告:
关于中共福建省委巡视七组 进驻政和县巡视的公告

政和概况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和概况 > 正文

政和概况

经济发展

林 业

政和县山地广布,雨量充沛,气候温和,适宜林木生长,森林资源十分丰富,是福建省的重点林区和木材主要产地之一。封建时代,由于交通不便,政和林业生产未能充分发挥其经济效益。木材主要用于本地建房、修桥、制造工具和家具等,少量流放到福州等地出售。民国期间,有商人到福州设立木材商行。但由于重砍轻造,森林资源逐年减少,民国24年至30年(1935~1941),年产杉木均在2.5万立方米,而这7年内仅造林978亩,种植桐、杉、松3.48万株,且成活率低,不及一年砍伐量的三分之一。
  新中国建立后,县人民政府重视林业生产,建立林业管理机构和生产经营单位,开展山林权改革,制定各种发展林业生产和保护森林资源的政策措施,使林业生产得到发展。1950年至1957年,全县共造林1.36万亩,生产木材15.864万立方米。1958年“大跃进”时由于刮共产风,扰乱山林权属,乱砍滥伐现象严重。其间,虽大力提倡植树造林,但重砍轻造,且营造粗放,成活率低,使全县森林资源遭到一定程度的破坏。1961年下半年,全县宣传贯彻《中共中央关于确定林权、保护山林、发展林业的若干政策规定(试行草案)》,贯彻“以营林为基础,普遍护林,大力造林,采育结合,永续利用”的方针,大办耕山队和社队林场,充分调动广大农民营林的积极性,推动林业生产的发展。
  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政和县贯彻执行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保护森林发展林业若干问题的决定》,开展林业“三定”(稳定山林权、划定自留山、确定林业生产责任制)工作,深入宣传《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针对耗大于产的情况,确定“从实际出发,讲究实效,因地制宜,科学造林”的方针,大力开展植树造林,严格控制采伐量。1982年至1988年共造林19.0421万亩,年均造林2.65万亩。
  1988年全县有林地132.4万亩,其中用材林为96.38万亩,森林覆盖率为55%,绿化程度55%。1951~1988年,全县共造林93.2万亩,年均2.45万亩。生产木材167.4万立方米,林业产值923.9万元,占农业总产值的14.42%,实现利润549.13万元,上交税金533.154万元。
 

第一章 森林资源
  

第一节 面积 蓄积量 

 

一、资源调查
  
  新中国成立后,政和县森林资源进行三次调查。
  1956年12月11日至1957年4月11日,福建省林业厅林野队对政和县进行森林资源调查,调查范围主要是东平、铁山两区和宝岩、茶溪两乡。调查结果,两个区的林业用地105.90万亩,森林蓄积量586.00万立方米。之后,对未经调查的乡进行推算,得出全县林业用地221.82万亩。其中:有林地占57%,疏林地占4%,灌木林占4%,宜林荒山占35%;活立木总蓄积量665.94万立方米;全县用材林110.47万亩,587.39万立方米,其中杉木面积占18.1%,松木面积占67.8%,阔叶树面积占14.1%;全县经济林0.92万亩;竹林14.71万亩,1359.89万株。
  1972年8月至1973年10月,进行第二次森林资源普查,调查结果全县总面积261.6106万亩,其中林业用地220.85万亩,占总面积的84%。有林地127.20万亩,占林业用地的57.6%,宜林荒山70.57万亩,占林业用地的31.95%,疏林地和灌木林20.38万亩,占10.45%。林木蓄积365.61万立方米,毛竹1216.29万株。
  1985年初,政和县人民政府成立森林资源调查小组,对全县森林资源进行第三次清查,至1987年2月结束。调查结果:全县林业用地222.38万亩,其中有林地132.41万亩,疏林地14.68万亩,灌木林24.93万亩,无林地50.36万亩;活立木蓄积量499.45万立方米;毛竹林18.73万亩,1487.07万株。全县森林覆盖率为55%,绿化程度55%。年林木生长量为27.6926万立方米,年消耗森林资源蓄积量43.99万立方米,耗大于产,每年减少森林蓄积量16.2924万立方米。
  

二、面积分布
  
  根据1985~1987年政和县第三次森林资源普查结果,全县森林资源分布为:
  (一)有林地分布
  全县有林地132.41万亩,其中星溪乡17.77万亩,石屯乡11.05万亩,东平镇14.54万亩,铁山乡21.36万亩,外屯乡13.52万亩,镇前乡16.54万亩,杨源乡16.12万亩,澄源乡20.38万亩,熊山镇1.13万亩。
  全县用材林96.38万亩。其中:马尾松64.52万亩,杉木14.76万亩,阔叶树17.10万亩。星溪乡11.28万亩,石屯乡8.86万亩,东平镇10.38万亩,铁山乡11.41万亩,外屯乡8.42万亩,镇前乡12.83万亩,杨源乡13.91万亩,澄源乡18.44万亩,熊山镇0.85万亩。
  全县竹林面积18.73万亩,其中毛竹林18.65万亩。星溪乡3.07万亩,石屯乡0.59万亩,东平镇0.84万亩,铁山乡7.81万亩,外屯乡2.56万亩,镇前乡2.24万亩,杨源乡0.72万亩,澄源乡0.78万亩,熊山镇0.04万亩。竹林按村分布为宝岱村12719亩,为全县之冠,其次西坑村9612亩,长垅村8967亩,高林村8785亩,罗家地村7597亩,岭腰村7418亩,横坑村7141亩,吴场村6537亩,张屯村5748亩,前溪村4845亩,地平村4657亩,西表村4402亩。3000至4000亩的村有际下、大岭、高山、外屯、洋屯、溪头、稠岭、西坑等村。2000至3000亩的村有樟口、梅坡、念山、湖屯、锦屏、半洋、凤林、下园、宝岩、茶溪、横坑头、茶林等12个村。400至1000亩的有碗厂、苏地、范屯、王山口、洋后、林屯、下坪、洋舍、下庄、上庄、牛途、赤溪等21个村。400亩以下有营前、工农等37个村。石屯、富美、稻香、大红、东干、李屯洋、杨源和大溪8个村(场)无毛竹林。
  全县防护林9.09万亩。星溪乡1.94万亩,石屯乡0.34万亩,东平镇2.09万亩,铁山乡0.97万亩,外屯乡2.08万亩,镇前乡0、69万亩,澄源乡0.46万亩。
  全县特有林1721亩。星溪乡351亩,石屯乡120亩,东平镇356亩,铁山乡345亩,外屯乡62亩,镇前乡87亩,杨源乡379亩,澄源乡21亩。
  全县经济林8.025万亩,其中油茶4404亩,油桐7096亩,其他169亩,果树11952亩,其它经济林5.66万亩。油茶林分布在星溪乡160亩,石屯乡356亩,东平镇1664亩,铁山乡326亩,外屯乡711亩,镇前乡283亩,杨源乡887亩,熊山镇17亩。油茶在百亩以上的村有营前村909亩,东平村326亩,王大厝村336亩,坂头村292亩,桃洋村259亩,洋后村210亩,黄坑村427亩,外屯村164亩,湖屯村120亩,郢地村233亩,罗家地村108亩,凤林村218亩。
  在用材林中,全县有杉木14.76万亩。星溪乡1.61万亩,石屯乡2.66万亩,东平镇2.48万亩,铁山乡2.16万亩,外屯乡0.92万亩,镇前乡1.35万亩,杨源乡1.12万亩,澄源乡1.60万亩,熊山镇0.88万亩。
  全县有人工林(含经济林)31.74万亩。星溪乡4.13万亩,石屯乡6.15万亩,东平镇7.12万亩,铁山乡3.49万亩,外屯乡1.36万亩,镇前乡3.44万亩,杨源乡2.03万亩,澄源乡2.70万亩,熊山镇1.32万亩。人工林(含经济林)按村分布为东平村1.04万亩,长城村6726亩,洋后村6348亩,富美村6814亩,工农村5900亩,连坑村5852亩,梅坡村5734亩,碗厂村5109亩;4000至4900亩的有石门、际下、松源、郢地、王大厝、宝岱、解放、胜利、凤林和后山林场;3000至4000亩的有王山口、西津、湘源、下庄、镇前、坂头、杨源、稻香、范屯、护田、苏地、凤头、官湖、下榅洋、黄坦、湖屯、大红、铁山村;2000至3000亩的有石屯、际头、上庄、东峰、林屯、营前、界溪、澄源、前山、洋屯、岭腰、李屯洋、江上村和农场;1000至2000亩的有筠竹洋、洋舍、宝岩、角坂、下园、洞宫、富坂、茶林、樟口、新口、双新、富垅、林山、下坪、黄坑、外屯、长垅、张屯、向前、半洋、大岭、南坑、西坑村;1000亩以下有的西溪、梨洋、里洋、茶溪、横坑头、南坑、半源、梨溪、翠溪、西岩、岭头等39个村;此外,国营界溪林场3.08万亩,石门伐木场2.11万亩,松源伐木场1.59万。
  (二)疏林地分布
  全县有疏林地14.68万亩。星溪乡1.35万亩,石屯乡1.12万亩,东平镇1.22万亩,铁山乡0.88万亩,外屯乡1.15万亩,镇前乡2.39万亩,杨源乡2.74万亩,澄源乡3.00万亩,熊山镇0.08万亩,界溪林场0.15万亩,松源伐木场0.60万亩,石门伐木场0.01万亩。
  (三)无林地分布
  全县无林地50.36万亩,分布在:星溪乡3.19万亩,铁山乡5.82万亩,石屯乡2.17万亩,东平镇3.74万亩,外屯乡2.34万亩,镇前乡8.37万亩,杨源乡10.68万亩,澄源乡9.77万亩,界溪林场1.58万亩,松源伐木场1.89万亩,石门伐木场0.44万亩,熊山镇0.38万亩。其中宜林荒山40万亩,占93.3%;采伐迹地1.81万亩,占3.6%;火烧地1.55万亩,占3.1%。
  

三、蓄积量分布
  
  1985年政和县第三次森林资源普查结果,全县森林蓄积量499.45万立方米,其中林分蓄积量443.09万立方米,占88.7%;疏林27.18万立方米,占5.4%;散生木29.17万立方米,占5.9%;全县人均蓄积量29.36立方米。全县共有竹子1481.07万株,其中毛竹林1415.32万株,散生竹65.75万株,人均毛竹87株。林分蓄积量中,用材林392.48万立方米,防护林49.84万立方米,特用林0.78万立方米。用材林蓄积量中,杉木42.23万立方米,马尾松259.96万立方米,阔叶树90.28万立方米。人工林总蓄积量32.58万立方米,占全县总蓄积量的6.5%,其中林分蓄积量32.03万立方米,疏林蓄积量0.55万立方米。
   

1985年各乡镇森林蓄积量情况表

第二节 林木种类和古稀树
  

一、主要种类
  
  民国8年(1919)《政和县志》记载的林木种类有,常绿乔木:松、柏、扁柏、杉、桧、楠、樟、山桂、木桂、槠、棕、冬青、花榈;落叶乔木:枫、桐、槐、朴、栋、柯、柳、柏、油桐、肥皂荚;常绿灌木:槚、茶、柞、柘、栀、乌药、金樱、南烛;落叶灌木:桑、棉、花椒、枸杞、山茱萸。竹类有:慈竹、猫竹、苦竹、石竹、桂竹、棕竹、箬竹、方竹、黄竹、紫竹、斑竹、人面竹、观音竹、金丝竹、江南竹。
  1985年至1987年初政和县第三次森林资源调查结果,全县林木种类有137科374属664种,其中蕨类28科42属67种,裸子8科16属21种,被子101科316属576种。主要林木种类:松科有马尾松、黄山松、湿地松、南方油松、雪松;杉科有:杉木、水杉、柳杉、水松;壳斗科有板栗、锥栗、茅栗、苦槠、红栗栲、红勾栲,甜槠、南岭栲、米槠、罗浮栲、黧莉栲、钩栲、乌岗栎、短柄枹栎、大叶栎、麻栎、小叶青冈、青冈栎、石栎、多穗石栎、柄果石栎、枹树、栓皮乐;樟科有:香樟、大叶新木姜、乌药、山胡椒、香叶树、绒楠、建楠、落叶桢楠、创花楠、楠木、柴楠、木姜子、山苍子、擦木、厚壳桂;银香科有银杏;红豆杉科有南方红豆杉等等。
  

二、珍稀树种
  
  全县属于国家保护的珍稀树种有14种:一级保护树种有银杏科的银杏,三尖杉科的三尖杉,豆科的花榈木;二级保护树种有柏科的建柏,樟科的肉桂、楠木和紫楠,木兰科的鹅掌秋,三尖杉科的香榧、长叶榧;三级保护树种有松科的油杉,柏科的竹柏,红豆杉科的江南红豆杉,木本科的方竹。珍稀树大都与针阔树混交,纯林没有。唯有东平镇凤头村旁的楠木成林,但也混杂个别其他阔叶树。 

 

三、古 树
  
  楠木林 在明朝时以楠木为珍贵树种的风景林被群众保护起来,至当代,全县有三处:凤头村头有楠木74亩,铁山村头有楠木20亩,东干村有楠木15亩。凤头村头的楠木林曾被中央电视台拍摄录像,其中最大的一株楠木高28米,胸径1.07米。
  杉木王 在铁山乡锦屏村水尾桥左岸的一块大岩石上长着一棵高49.5米,胸径1.62米的大杉树,树冠14.5米,被誉为杉木王。镇前乡宝岩村连山有七株“杉木王群”,其中最大的高42米,胸径1.46米,蓄积量达32立方米,其它6株树高均在35米以上,胸径不下1米,平均蓄积每株可达25立方米以上。这7株罕见的“杉木王群”已有400多年的历史,长势茂盛,连山村村民视之为“风水树”,历来受到农民的保护。
  银 杏 铁山乡大岭村盛产银杏,胸围达双人环抱的有60多株。其中最大的一株高20米,胸径1.65米,树龄已有600年,每年可产白果500余斤。
  榅 木 (又名柳杉)最大的一株生长在澄源乡黄岭头村尾,树高29.7米,胸径3.1米,要6个人手拉手才能合抱住。
  茶 栲 政和县最古老的茶树,生长在铁山乡锦屏村仙岩下,已有400多年的树龄,在明朝万历年间栽种,树高3米,树干直径12厘米,枝繁叶茂,每年可采茶青8公斤。
  

附 林业区划
  
  政和县林业区划始于1982年。根据省、地的统一部署,政和县从林业局抽调36名技术人员,组成土壤普查和植被调查两个专业组,对土壤进行普查,对植被进行调查。土壤普查于1982年11月开始,1984年7月结束,挖掘土壤主要剖面591个,采集木盒标本591个,分析样品987份;植被调查于1983年5月开始,同年8月结束,共采集植物标本664株。
  1984年9月,林业区划组完成林业区划任务,把全县划分为三个营林区:
  一、西部用材林、经济林区
  该区位于政和县西部,包括东平、石屯两个乡(镇)和铁山、星溪两乡的部分地区。计33个村,总人口7.2477万人,土地总面积77.26万亩。其中林业用地59.6931万亩,平均每个农业人口占有山地10.66亩,林业用地8.23亩,耕地1.26亩。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113人。经济发达,人口集中,群众有营林的习惯和经验。原有森林已砍伐利用,迹地已更新为用材林和经济林,少部分山场已沦为疏林和荒山。
  该区林业发展方向:海拔在400~800米的山地,宜发展以杉木为主的商品用材林;海拔在400米以下的丘陵区宜发展经济林、特用林、薪炭林;在溪流两岸,公路两旁,水库上游,宜造阔叶防护林。到2000年,要求森林覆盖率从58.63%提高到74%。林种结构,要求用材林占60%,毛竹林占10%,防护林占15%,经济林8%,特用林占3%,薪炭林4%。树种比例要求:杉木占33.9%,松木24.6%,阔叶树23.5%,毛竹10%,板栗、杨梅2%,油茶2%,油桐2%,其他2%。
  二、中部毛竹、水源涵养区
  该区位于政和县中部,包括星溪乡的樟口、长际、九蓬、宝岱、地平、念山,铁山乡的高林、张屯、岭腰、前溪、锦屏、西坑、罗家地、大岭、高山、向前、长垄、半源、横坑村和外屯乡的8个村,农业人口3.1618万人,土地总面积72.1717万亩,其中林业用地62.72万亩,人均土地22.8亩,其中林业用地19.8亩,耕地1.7亩,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65人,交通方便,经济较发达,群众有营林生产的经验。植被遭人为破坏少,森林茂密。树种多,生长速度较快,林种以常绿阔叶林和毛竹林、杉木、松木用材林为主。
  该区林业发展方向应以培育毛竹林、杉木用材林为主,发展水源涵养林,适当发展经济林和薪炭林,区内盛产毛竹的乡村,应大力发展毛竹,建立毛竹林基地,其它乡村,应发展针、阔叶用材林,适当发展经济林、薪炭林;在七星溪的两岸及上游应造阔叶树为主的水源涵养林,到2000年,要求森林覆盖率从现有的60.7%,提高到82.8%;林种结构调整为,用材林从65.67%调到43.2%,水源涵养林从0.17%调到15%,经济林4%,特用林3%,毛竹林30.3%,薪炭林4%。树种比例:杉木占30%,松木17.2%,毛竹30.8%,阔叶树18%,油茶1%,油桐2%,其它1%。
  三、东部用材林、防护林区
  该区位于县境东部,包括镇前、杨源、澄源3个乡47个村,农业人口6.3378万人,土地总面积112.18万亩,其中林业用地93.91万亩,人均土地17.7亩,人均山林16亩,人均耕地1.4亩,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78人,区内特产不多,经济条件较差,群众营林生产粗放,植被遭人为破坏严重。
  该区宜发展中小径级的用材林和防护林,适当发展经济林和薪炭林,到2000年,要求森林覆盖率由现有的57.96%提高到78.5%,林种结构应将现有用材林91.77%调整到64%,防护林从0.21%调到17.5%,经济林0.83%调到3.6%,薪炭林0.23%调到3.6%,毛竹林0.91%调到7.5%,特用林3.8%。树种比例:松木占59%,杉木占10%,毛竹占7.5%,阔叶树占19.9%,油茶占1%,山苍子占1.6%,其它占1%。
  

第二章 山林权属变更
  
  民国时期,政和县山林多为私人所有,少数为国有林和公有林,私有山林约占山林面积的70%。私有山林大部分掌握在少数地主,富农手中。据土改时统计,全县农户18049户,有山林64351亩;其中地主910户,有山林20311亩,占全县山林面积31.56%,平均每户22.32亩;富农538户,山林5520亩,占8.58%,平均每户10.26亩;中农6625户,山林23717亩,占36.85%,平均每户3.5亩;贫农8899户,山林14416亩,占22.41%,平均每户1.62亩;雇农1077户,山林387亩,占0.6%,平均每户0.36亩。地主、富农利用所占有的山林资源,采取出租、典押、卖青苗等形式,残酷地剥削贫雇农。
  新中国建立后,1952年1月,县人民政府在土地改革中,根据《福建省土地改革中山林处理办法》,进行山林改革。由于当时农民群众普遍存在着怕提高成分的思想,自报山林面积很少,四至不清;有的地方只对毛竹、油桐、油茶、人工杉木林进行认定分配,大量荒山、天然林未作分配。所以,全县山林改革工作粗糙,权属不清。当年全县分配山林面积48.79万亩,实际分到各家各户只有12万亩,收归国有2.24万亩,属区乡公有林1.93万亩。实际分到各户的,富农每户17.38亩,中农8.64亩,贫农5.85亩,雇农5亩,尚有一些农户未分到山林。
  1954年,县委和县人民政府对1952年山林权改革的遗留问题进行处理。土改时分配的山林一般不动,土改时山林分配过多的,群众意见大的,动员林主划出一部分山林归集体所有。土改时分配的山林面积大于四至的,则按土改面积确定林界;四至大于面积的,按面积确定林界。山林面积过大的,划部分归国有;错没收农民山林的,该农民在土改时有分配山林的不再纠正;未分配山林的,原则上将原山林退还。
  1957年冬,中共政和县委贯彻福建省委、省人委《关于正确贯彻林木入社政策,迅速完成林木入社工作的指示》,在东平区洋后乡搞林木入社工作试点,取得经验,于1958年5月9日开始向全县推广。林木入社的具体做法是折价入社或按比例分益。森林折价入社,价格按当地牌价,减去工资、税收、育林费、护林费,剩下的山价按天然林社得60~70%,林主得30~40%;人工林社得30~40%,林主得60~70%,对人在本地,林在外县的,采用按比例分益,天然林社得70~80%,林主得20~30%;人工林社得20~30%,林主得70~80%。还款原则采取“分期付款,砍谁归谁,不砍不付”。幼林和荒山,无代价入社;远林不够扣工资、税收、育林费的也无代价入社。房前屋后和墓地附近的零星树木归社员所有。林木入社后,社员自用材须经个人申请,社委会批准后,方可按批准数砍伐,只准自用,不准出卖。社员要留寿木,一般只许留一株。地主、富农在1956年“四十条纲要”公布后砍伐的林木款,原则全部退回,无法偿还者以入社林木抵偿;入社前砍伐的林木,得款特别多的户不再折价,无代价入社。到1958年6月,全县41个乡,完成林木入社工作的只有9个,大部分乡的林木入社工作尚未结束,接着就掀起大办人民公社的高潮,刮共产风,使林木入社工作被打乱。
  1961年春,中共政和县委、县政府贯彻中共中央《关于确定林权,保护山林和发展林业的若干政策规定(试行草案)》,成立处理林权办公室,指导全县处理林权工作。林权处理的具体做法是:属土改时分给社员的林木,进行折价入社,林木所有权转交集体所有;原属国有、乡有的山林,林权不变;风景林归村集体所有;房前屋后的零星树木归个人所有;无主林、众山、“黑山”收归集体所有;天然林无代价收归集体。林木折价以土改时颁发的《土地证》为基础,由社员自报公议,用材林按口径以株折立方米,依里程远近分等折价,集体留20%的税收、积累,余下的作为折价款。油桐、油茶等经济林按产量计算折价款。山价款采取规定年限分批按比例付给社员;杉、松等用材林,不具体规定付款年限,什么时候砍伐就什么时候按比例付款。1963年底,全县处理林权42个大队,经验收基本符合中央提出的五条标准。
  1981年5月,政和县人民政府贯彻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保护森林林业发展若干问题的决定》,成立政和县林业“三定”领导小组,指导全县稳定山林权。划定自留山和确定林业生产责任制工作。林业“三定”工作于1983年5月结束。
  全县山地面积215.81万亩,确定权属的214.22万亩,占99.26%,未定权属1.59万亩,占0.74%。有林地面积146.83万亩,其中落实权属面积145.65万亩,占99.2%,未定林权面积1.18万亩,占0.8%。审定国有林面积为9.50万亩,比“三定”前减少7480亩。原因是纠正过去国营伐木场在乡村集体山地造林归国有的做法;改正土改时农民山林插在国有片内也算国有林的做法。确定国营伐木场、林场的经营面积为23.1284万亩。乡村拨交国营的山场在“三定”中重新签订合同。
  划定自留山:林业“三定”前,全县农民自留山林面积仅1000余亩。林业“三定”时,全县93个大队686个生产队,共划分自留山218724亩,占集体山林面积的11.96%,平均每户11.3亩,每人1.9亩。
  林业“三定”时,全县107个大队122个生产队774个组,建立和落实多种形式的林业生产责任制,计签订山地造林合同134.6484万亩。
   

1983年山林权属面积统计表 

第三章 造林育林
  

第一节 采种育苗
  

一、采 种
  
  新中国建立前,政和县人工造林极少,民间习惯杉木以抽穗砍伐,天然萌芽更新,后采用采穗,劈条插栽。松树为“风吹松子满岭生”天然播种,自生自成。桐树高山区习惯直播,平原区习惯育苗移栽。阔叶树一般为萌芽更新,自生自长。
  新中国建立后,全县每年进行大面积人工造林,都采用育苗移栽的办法。1952年林业干部职工亲自采种1800公斤。1954年全县杉木种子长势不好,县林业科派出5人与松溪县林业科合作采种,采回种子119.56公斤。1956年抽调护林员11名,采取边学边干的方法进行训练,分成两个组分赴东平、铁山两区采种,计采杉树种子580公斤,松树种子39.5公斤。1957年在自采、自育、自造方针的指导下,各高级社发动群众采种,自己采种育苗。1959年全县机关干部、学生、工人、农民共采种384855公斤。机关团体和群众有时一天上山采种的人数多达3700多人。1970年后,实行计划采种,计划收购,在全地区调剂余缺,每年下达政和县采种计划1万余公斤。1978年后石门伐木场建立种子园28亩,1980年增加到58亩;界溪林场1979年建立种子园41亩,1984年扩大到136亩,年采种150公斤。据1988年统计,全县有种子园10个627亩,母树林96亩。
  

二、育 苗
  
  政和县于1954年开始推广使用实生苗。
  社队育苗 始于1956年,当年育苗2.55亩,1957年2.65亩,1958年20.6亩,1959年24.2亩,1966年135亩,1979年388亩。铁山公社大红大队,坚持年年育苗,1979年育苗达74.93亩。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由于农村经济责任制的落实,育苗由社员承包,育苗专业户与林业局营林科、乡(镇)林业站签订合同,包产包销,育苗生产年年稳步发展。
  伐木场育苗 1959年县国营伐木场为了解决造林苗木,开始育苗。但是由于三年暂时困难的影响,“重砍轻造”的思想盛行,育苗工作进展不大。1964年后,育苗才有了起色。当年石门伐木场育苗5.5亩,松源伐木场育苗1.5亩,1966年两场育苗发展到21亩,此后根据实际需要,两场年育苗均在10亩以上,1984年发展到20亩,到1988年共计育苗350.23亩,除满足本场造林需要外,还有部分苗木供应乡村造林。
  国营林场育苗 1960年城关林场育苗74.8亩。1980年界溪林场育苗4亩,1981年成立界溪林场苗圃,每年育苗31亩以上,自育自用。
  国营苗圃育苗 1957年春,建立国营政和县苗圃,育苗18亩。1967年后,每年育苗20多亩,1983年起每年育苗30亩以上,苗木供应全县造林。1957年至1988年底止,共育苗830亩。
  

第二节 植树造林
    

一、造林面积
  
  民国时期及其之前,政和县人工造林多为个人植树,面积极少,而且零散。据民国省政府统计资料:民国24年(1935)全县荒山造林400亩,植桐树3200株,植杉3000株;民国25年植桐杉350亩,1.5万株。民国26年至民国30年,全县公有林造植桐、杉、松228亩1.36万株。至民国36年,全县造林94.8万株,成活38.3万株,成活率40%。
  新中国建立初期,处于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广大农民忙于恢复生产,农村很少种树。1950年至1952年的3年间全县植树造林467亩。1953年,全县23个乡人工造林761.6亩,其中大部分是油桐树,用材林极少。1954年,召开全县林业代表会议,大力宣传植树造林,当年人工造林1001亩,其中杉木林525亩。1955年9月召开全县第一次林业互助合作社代表会议,通过典型经验介绍,解除林农思想上存在的种种顾虑,当年造林2312亩,其中个人造林113亩。1956年,通过试办农林生产合作社,表彰林业劳模,处理林权纠纷,大力宣传“谁种谁有”的林业政策,全县乡村集体人工造林4459亩,其中用材林4390亩。当年,县人委根据《1956~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计划8年内绿化全县,消灭荒山。计划从1958年起,三年内造林35万亩(合作造林19万亩,国营造林16万亩),平均每年造林11.66万亩,基本绿化全县。实施结果,1958年造林2.9128万亩,1959年4.7万亩,1960年1.940万亩,仅完成原规划的27.3%。
  1963年10月,县林业科对前10年造林进行检查和总结,全县10年造林4.4752万亩,占原上报数11.3961万亩的40%,相差甚远。全县各级领导针对造林上报数字虚假现象,采取一系列纠正措施。当年全县造林1.6761万亩,超过省定计划的5倍,经验收,数量实在,质量比往年好。1965年造林1.03万亩,经检查验收,实为0.91万亩,质量是最好的一年。1966年造林3.1万亩,创最好水平,社队办7个林场,开始建立林、茶、桐、果生产基地。1968年后,主要靠社队林场,耕山队造林。至1977年,平均每年造林3.31万亩。但质量不高,成活率较低。
  1981年3月,中共政和县委、县政府确定“从实际出发,讲究实效,因地制宜,科学造林”的方针,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使政和县营林工作稳步发展。1982年至1988年全县造林24.75万亩,平均年造林3.535万亩。1988年全县造林4.2415万亩,其中用材林3.76万亩(杉木2.33万亩、松木1.40万亩、毛竹300亩),经济林38亩,其他林4018亩,迹地更新779亩。
  

1950~1988年植树造林统计表 

二、造林组织形式
  
  民国时期,政和县土地、山林属私人所有,植树造林以家庭经营为主。农民在自有小片山地上植杉、点桐和租山造林,地主工商业者则在自有山林中雇工营林。石屯乡长城村有个地主,靠雇用长工在陈坑垅营造林木3000亩,为当时全县人工林中最大的一片。
  新中国建立初期,为农户私人造林。1953年至1954年,由互助组造林,数量不多。1956年至1957年,农业生产合作社造林,面积较大,质量较好。1958年林木入社后,主要造林形式有:
  社队、林场、耕山队造林 1958年,全县社办林场40个。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林场停办。1964年恢复林场造林。1966年,全县办7个社队林场,开始建立林、茶、桐、果生产基地。1967年开始队办林场。1970年后,在尤溪县罗春俤妇女耕山队的影响下,全县先后办起不少以妇女、老人为主的耕山队。1972年,全县社队林场和耕山队发展41个,经营面积11.6万多亩,劳力1109人,其中妇女545人,占49%。1988年,全县有乡村林场50个,经营面积20.74万亩,其中铁山乡实现村村办林场。
  国营造林 国营伐木场初期由于木材生产任务繁重,“重砍轻造”,造成不少迹地未予更新。1966年后,森工企业转向“以营林为基础”的轨道上来,伐木场均成立营林专业队,配备营林技术员。1977年成立界溪林场。1959年至1988年,松源、石门伐木场共更新造林6.81万亩;1977年至1988年,界溪林场人工造林3.73万亩。到1988年国营单位共造林10.54万亩。占解放后全县造林总数的11.31%。
  “两户一体”造林 始于1983年。县政府根据中共中央、国务院2号文件精神制定国营、集体、个人一起上的造林措施,县林业局在星溪乡富美村进行专业户承包荒山造林试点,计有19户与所属大队签订合同,承包荒山造林1410亩。承包合同明确规定山场四至、面积、造林树种、质量要求、双方职责等,规定允许继承、转让;主伐木材除缴税、缴纳35%的更新费外,纯收入的80%归承包人。此后,全县专业户、联合户造林者不断增加。1988年,两户一体造林1.017万亩,全县累计造林2.95万亩,年均造林3692亩。
  义务植树 政和县农村义务植树习惯于植“风水林”、“风水树”,春天补植、秋天抚育,相沿成习,成为村民们的自觉行动。民国27年(1928),国民政府规定每年3月12日为植树节。政和县政府在“植树节”召集机关、团体、学校公教人员和学生上熊山植树。但因虎头蛇尾,至民国29年仅义务植树1.36万株。
  新中国建立后,政和县人民政府对义务植树更加重视,每年进行广泛宣传,动员机关、团体工作人员在春节过后,即上山或到河边、路边、屋边义务植树,绿化荒山,美化环境。1956年,县人委决定绿化熊山保护城关水土,将机关工作人员组成人委生产队,成立5个小组,在熊山划片造林,包植包活,植树100多亩,成活率达80%。1960年起,县人民政府发动赛(歧)浦(城)路、暗(桥)西(津)路80公里沿线群众义务植树,到1965年仅公路两旁植树6万株。1979年起,国家确定每年3月12日为植树节,县人民政府在每年植树节期间,都广泛开展群众性义务植树活动,当年义务植树5.5万株,完成原计划任务的110%。1983年5月,城关“飞凤山”公园筹建后,县直机关干部连续3年在公园内义务植树,公园四周绿化造林。1975至1988年,全县义务植树87.47万株。
  

第三节 林木抚育
  

一、抚 育
  
  民国时期,群众在幼林地套种作物,在作物管理中,对幼林进行补植和抚育。
  新中国建立后,县人民政府对幼林抚育很重视,提出“三分种、七分管”搞好幼林抚育的口号。1964年,实行集体造林适当补助育林金。1975年,以办林场形式,搞好幼林抚育,长年固定一定数量的劳动力,专门进行幼林抚育和管理。县林业部门举办培训班对抚育人员进行技术培训。1979年底,对全县新造用材林、经济林进行调查结果:1975年至1978年4年间实造各种林木2.9013万亩。其中质优的17.3%,中等51.8%,差的30.8%,“造而缺管”的现象仍严重存在。
  1982年后,幼林抚育实行联产计酬,规定每亩抚育幼林投工2至4天,工资计酬3至6元,经检查验收合格后再给予奖金20%,反之则令“补课”或扣罚工资20%。同时,将林木抚育管理作为各级林业部门的重要工作任务,制定中、幼林管理技术规程,举办各种培训班,使中、幼林抚育管理工作开始走上正轨。1987年3月,县人民政府批转林业局《关于发展林业生产的意见》,规定基地造林、一般造林、封山育林等实行有偿扶持,如新造杉木林五年内每亩国家投资50元,分年度按林地准备、造林、抚育等阶段投放。从而使林木抚育工作的质量和数量稳步上升,是年抚育幼林14.25万亩。1975年至1988年全县共抚育幼林151.91万亩。
  

二、封 山
  
  新中国建立初期,由于营林资金缺乏,封山育林成为营林主要方法。1952年6月,县政府发出《关于推动封山育林工作的布告》,当年封山1.1126万亩,1953年封山1900亩。之后,对封山育林只作一般号召,未很好地落实。1955年底,森林火灾严重,封山育林工作再度引起重视,1956年封山88片1.2298万亩,1957年3.7565万亩。1958年至1968年,共封山16.6万亩。1976年后,全县认真落实各项营林措施,每年封山育林8000多亩,到1988年全县封山育林面积达61.54万亩。
  

三、垦 复
  
  民国中后期,政和县毛竹、油桐、油茶等经济林,因战乱和交通不便等原因,经营破产者居多,致使不少毛竹、油桐、油茶等经济林失管抛荒。
  新中国建立后,为恢复经济林生产,发展山区经济,县人民政府组织农民对原有抛荒林进行垦复。1950年垦复毛竹林1180亩,油茶20亩。1956年10月,县人民政府组织力量对毛竹、油茶、油桐、板栗、乌桕等资源开展调查,全县有荒芜油茶、油桐、毛竹等经济林4万多亩。1957年9月,为发挥经济林的作用,县人委规定:新栽或垦复的油桐林免征农业税,农民自食油免征货物税,适当提高收购价,在贷款和粮食供应上给予支持。1958年垦复各种经济林4757亩,1960年达到2万亩。困难时期过后,县人委对油茶生产和垦复工作更加重视,采取一系列措施促进经济林发展,抽调财政、林业、粮食、供销等部门人员组成联合工作组到各乡村蹲点,解决油茶垦复和新造中的问题,带动其他经济林的垦复和新造工作,1964年垦复油茶2.30万亩、油桐1.41万亩、毛竹0.29万亩,创历史最佳水平。“文化大革命”时期,经济林垦复工作几乎停顿。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由于农村生产责任制的落实,竹林、油茶、油桐等经济林分户管理,垦复工作更加认真细致扎实。1988年,全县垦复面积5.54万亩,其中油茶747亩,油桐155亩,毛竹5.46万亩。
  

第四章 森林保护 

 

第一节 护林防火
  
  民国时期及其之前,护林防火主要由林主开劈防火路,乡村普遍订立护林防火公约。公约内容主要是禁止在山上非生产用火,生产用火须先在用火范围外开防火路,布防火岗。若用火不慎火烧山林,须火速向政府和村民报警,共同扑灭。禁止偷伐林木,偷伐者须赔偿,并按乡规民约处罚。县政府也发布过森林保护法规,但在民国32年(1943),国民党钱东亮部属第二旅参谋长柴毅为围剿游击队,竟将东平的大坪山、奖山、金峰山、牛建坑等山林放火烧光。
  新中国建立后,县人民政府重视护林防火工作。1951年3月,政和县第一届第七次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决定:追究处理破坏森林者,各界代表对破坏森林者进行检举。同年4月人民政府决定,禁砍水土保护林,禁砍幼林,禁止偷砍公有山林,并规定在禁林地区成立护林委员会,公山公林责成村干部负责,委托群众管理。
  1952年4月,全县各区建立护林防火委员会35个,护林防火小组1498个6500人,国有林管理小组49个800人,培训护林防火骨干69人。1954年培训护林员77人。1955年1月,成立县护林防火指挥部,督促各区乡护林防火。组织开展防火和灭火。1956年,县政府大抓护林防火,在全县范围内开展创“无灾区”、“无灾乡”活动。1957年,把山林火灾多少作为评模条件之一,当年有大皇乡和星溪乡高级农业合作社因解放以来未发生过森林火灾,被评为省级模范社;上庄乡建辉、高林乡全建、石门乡石门、护田乡新建,林屯乡地平等9个高级社护林防火成绩显著被为县级模范社。同年,为保护森林资源,严防山林火灾,制止乱砍滥伐,妥善解决山林纠纷,福建、浙江、江西三省毗邻县的林业科遵照林业部《护林防火暂行条例》,制定“闽、浙、赣毗连地区护林防火暂行办法”,将毗邻的10个地区38个县划分为6个联防区,各区设立护林防火委员会,由毗邻各县护林防火指挥部领导者联合组成。联防区下设分会,由区乡护林防火领导小组成员组成。分会下设联防小组,由毗邻村林业员组成。政和县属第二联防区。澄源乡的赤溪村,后山林场和铁山乡锦屏村为第二联防区第三分会;铁山乡的岭腰、江上、张屯、高山、长垅、前溪等村为第四分会。
  1958年全县30个乡镇中,有28个乡镇无森林火灾。全县第一次实现“基本无森林火灾县”,受地区行署表彰。
  1964年底,县人委根据国务院《森林保护条例》,发布“制止侵占集体耕地,乱砍滥伐森林的通知”,有效地制止乱砍滥伐森林的现象。1975年,县林业局设立森林保护股,配备专职护林防火干部,负责森林防火教育和日常工作。
  1977年,县人民政府成立护林防火委员会,各公社、大队也成立相应机构,开展防火和扑火工作,森林火灾次数减少。同年,县革委会发布“保护熊山和槐岭国有林,防止水土流失的通知”。1978年开始,在主要林区开劈高标准防火路,防火路宽10米,依山脊延伸,将大片森林分割成小片森林。1979年,县人民政府发出《关于大力宣传、认真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试行))的通知》。1980年,针对各地乱砍滥伐现象,县政府于11月发出《关于立即制止乱砍滥伐、保护森林资源的紧急通知》。
  1981年,全县各村各队重新修订乡村护林防火公约,严格奖罚制度,当年仅发生1次山林火灾,第二次实现全县“基本无山林火灾年”。
  1982年后,护林防火工作由过去单一的行政管理,发展到行政、技术、经济、法律相结合的综合管理,县政府作出《关于加强森林采伐管理的几项规定》,对林木实行凭证采伐,控制木材采伐量,禁止乱砍滥伐。由于农村体制的变革和山林权属的变更,一些人集体观念和法制观念淡薄,森林火灾仍未减少。1984年,全县发生森林火灾61起,过火面积1.3675万亩,损失成林3480株,幼林78.67万株。1985年,县人民政府加强对森林保护管理和改进森林火灾防范措施,全县设立护林员112人,护林小组143个、组员560人;乡村普遍订立护林公约,有效地控制森林火灾和乱砍滥伐现象。
  1988年,全县各乡(镇)均成立护林防火指挥部,各行政村成立护林防火领导小组,以基干民兵为主,组成快速灭火队和义务灭火队。全县有快速灭火队12个260人,义务灭火队12个520人,每个队员配备柴刀、斧头、灭火机。各防火组织共配备风力灭火机30台,对讲机30台,无线电台12部。县护林防火指挥部设立防火值班室,进行昼夜值班,用电台、电话、对讲机随时联系,并配备森林防火指挥车1辆,随时出动指挥灭火。
  

第二节 病虫害防治
  
  民国时期,松毛虫为害甚烈。民国26年(1937)国民政府曾定为森林虫害防治年,但未实行人工防治,任其蔓延,森林损失很大。
  新中国建立后,政和县多次发生松毛虫害,其中较为严重的有:1957年,梅坡、官湖、石门3乡松毛虫害5900多亩。1964年,石屯、洋后、石门、松源、护田、凤头、铁山等乡,发生松毛虫害面积6.85万亩多。1976年,全县松毛虫害8万多亩,沿溪两岸最为严重,公路沿线处处可见,为政和县松毛虫害最严重的一年。对大面积的森林病虫防治,1976年前只在发生病虫危害时,施药消灭,控制虫害蔓延。1976年松毛虫大发时,全县召开松毛虫防治会议,发动群众,用白僵菌粉炮,黑光灯和人工捕捉等办法,有重点地进行防治,抑制松毛虫的危害。同年,为防治更大面积的松毛虫危害,解决白僵菌购买的困难,县林业局创建白僵菌生产车间1座,年产白僵菌2吨,满足全县需要。1977年松毛虫继续危害,由于药品供应及时,防治工作抓得早,受害面积虽大,但损失甚微。
  1981年8月至12月,政和县林业部门开展一次森林病虫普查,全县被调查的林地面积23.11万亩,占全县林地总面积的14.6%。调查树种主要有杉、松、油茶、油桐、毛竹、板栗等40多种;设置踏查点708个(其中标准点66片);采集病虫标本1526号4831份,其中虫害标本1179号3522份,病害标本310号1739份,天敌标本37号70份。查清政和森林病害有46种,虫害有74种,天敌有7种。其中危害杉木的病害有炭疽病、细菌性叶枯病、落叶病、立枯病、煤污病、煤烟病、藻斑病、黄化病,危害马尾松的有落叶病、赤落针病、松瘤病,危害油茶的有炭疽病、软腐病、点煤烟病、煤烟病、煤污病、藻斑病,危害毛竹的有黑痣病、煤烟病、煤污病、麻点病、尖枯病,危害油桐的有角斑病、褐斑病,危害樟树的有根瘤病、叶斑病、藻斑病,危害板栗的有轮斑病、叶斑病、白粉病等。
  1983年后,为防止森林病虫发生,在造林时注意针叶树与阔叶树混交,保持生态平衡,创造不利于病虫发生的条件。
  

第三节 林政管理
  

一、采伐管理
  
  1951年,县人民政府规定林主砍伐木材需个人申请,经区乡人民政府证明,报县建设科核准,凭证明砍伐。
  1953年12月20日,县人民政府转发《福建省木材管理办法》,规定凡系林农原有或在土改中分得之林木,应保证其所有权,允许林农有自采、自用、自售之权,他人不得干涉或盗伐强伐。
  1959年,国有林的采伐,由采伐单位提出申请,附上伐区工艺设计书,经县、地林政部门审核,上报省林业厅审批;集体林的采伐,社队根据县下达的木材生产计划和资源情况提出申请,填写《林木采伐申请书》,由公社林业站审核,报县林政部门审批,发给砍伐许可证;社队集体或社员自用材的采伐,须经大队管委会研究,呈报公社,县林政部门,数量在10立方米以下的由公社审批,10立方米以上的由公社审核,报县林政部门审批。
  1979年开始,森林采伐管理采取核定年森林采伐限额,确定年度木材生产计划,把单位和个人分散的林木,纳入国家年度采伐限额和年度木材生产计划,实行依法凭证采伐。
  1982年后,森林采伐按照上级下达的限额指标,由采伐单位委托公社(乡)林业站或规划队到采伐山场进行伐区工艺设计,经公社(乡、镇)审核,报县林业行政主管部门核发采伐证,个人采伐自留山林木,由林政部门委托乡镇林业站核发采伐证,凭证采伐。
  

二、木材运销管理
  
  1951年县人民政府规定,运往外县的木材凭县建设科证明。1953年,县人民政府转发《福建省木材管理办法》,实行木材运往省外一律由省森工局办手续。
  1965年8月19日,县人委制定《政和县木材竹材和薪炭材运销管理试行办法》,规定木材、毛竹和柴片、木炭运往县外,凭县林业科证明。
  1972年3月,松政县革委会为了控制木材外流,成立县木材检查站,下设旧县、岭腰、镇前3个分站,1974年,镇前分站升格为木材检查站,下设岭腰、澄源、杨源分站,对木材出县出省实行检查。木材、毛竹、木材制品、半成品运出县外,须有县林业局的木材运输证明,出省的凭省林业厅运输证。
  1983年,政和县木材检查站成立,下设镇前、岭腰、杨源、澄源、城关5个检查卡。
  1985年,木材运输实行销售证与运输同行的管理办法,林政部门核发“木材运输证”,税务部门核发“准运证”,木材方能起运过站,否则林业检查站、税务检查站予以罚款、补交、停运查办等处理。
  

三、育林基金管理
  
  (一)育林基金征收
  1952年,按木材采购组收购数量,征收林主出售价的5%育林基金;林主自由出卖的木材,征收买方5%育林金。
  1962年4月起,向收购或采伐单位征收育林金:甲种育林基金木材每立方米5元,毛竹每百根征收10元;集体木材每立方米7元,其中收购单位缴5元,社队交2元。
  1982年1月1日起,征收集体林甲种育林金:木材每立方米8元,毛竹每百根8元,等外材、小规格材每立方米4元。
  1985年3月起,甲种育林基金:木材每立方米10元;毛竹每百根10元;等外材、非规格、薪炭材每立方米5元;木制成品、半成品按实耗原木计征。
  1987年1月1日起,按经营单位和林农第一次成交价的15%征收育林基金。
  1988年4月1日起,凡采伐和收购木材、毛竹、林副产品的单位,按该产品第一次售价的12%征缴育林基金。
  1967年至1988年,全县共征收育林基金1102.31万元。
  (二)育林基金使用
  育林基金主要用于社队集体单位和营林专业户、重点户、经济联合体的造林、育林、护林和迹地更新营林,也用于国营集体合作营林和技术培训、林业区划、规划设计、林业科研、新技术应用推广等等。1982年后,根据“自力更生为主、国家扶持为辅”的原则,首先使用社队集体林提留的“更新造林费”,后使用育林基金。根据量入为出的原则有计划、有重点地进行扶持,同时也支持单位或个体向银行贷款营林。凡使用有偿无息育林基金营林的,一般从有间伐材收入时开始还贷,10~20年内分期还清。有偿无息使用育林基金的借贷单位必须是乡村和集体林场,或林权所有者等经济实体。借款标准:(1)人工林成林10亩以上,从基地到成林郁闭期间,借款最高标准:杉木、毛竹、阔叶树每亩40元,松木15元,珍贵树种50元,油茶16元,油桐8元。(2)人工促进天然更新30亩以上,以检查验收符合标准的,借款最高标准每亩20元。(3)营造防护林,特种林5亩以上,五年内每亩杉木、毛竹、阔叶树补助40元,松木15元。(4)护林防火、病虫害防治,林业员补助等,按集体山林的有林地面积每亩每年0.05~0.1元的标准开支,一般按新开防火路每公里90~120元,维修防火路每公里60~80元,病虫害防治每年每亩0.6元,林业员补助每人每月15元。
  1967~1988年,全县共发放育林基金1110.01万元。
  

第四节 依法治林
  
  民国时期,山林权属于私有,对火烧森林、毁林等多以乡规民约处罚。民国政府虽有保护森林的法规,但缺乏宣传,执行不力。
  新中国建立后,县人民政府、政法机关和林业部门密切配合,广泛宣传国家有关保护森林资源的法规,对违犯法规者视其情节轻重分别给予处罚和制裁。
  1982年1月1日,县林业局成立林业公安股,1987年1月升格为林业公安分局,县检察院设林业检察科,法院设林业法庭,宣传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森林法》,使森林保护走上法制轨道。1982年至1988年底,县林业公安共处理林业案件262件,逮捕12人,拘役50人,劳教1人,收审35人,罚款25396元,收回脏款619584元,补交育林费563元,赔偿损失54087元,收缴木材10911立方米。林业检察科1982年至1985年受理案件40件152人;立案侦察18件22人,起诉16件27人,免诉7件12人,政纪处分2件3人,经济处罚5件94人,没收赃款26594元,罚款2万元,追缴木材1452立方米。1985年5月10日,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下发《关于盗伐森林案件改由公安机关管辖的通知》,1986年至1988年,政和林业检察科受理的公安报捕案件15件23人,经审查批准逮捕7件12人,不捕4件6人;受理公安移送起诉13件27人,其中审查起诉10件20人,免诉3件5人。林业法庭自1982年至1988年,共计审理林业刑事案20件,判处罪犯28人,其中森林失火案6件6人,盗伐林木案11件16人,乱砍滥伐案3件6人;受理民事案55件,调查处理山林纠纷1525起。
  

第五章 木材产销
  

第一节 采 伐
  

一、生产数量
  
  民国时期,在抗日战争前,政和县年产杉木约在2.5万立方米左右。抗日战争时期,木材生产减少,据民国31年(1942)省改进处《政和县主要物产产销概况》记述:“全县林户1万余户、杉木砍伐量3000株折9000元(法币),松木2000株折4000元(法币)。”
  新中国建立后,随着国民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木材需求量增多,木材生产逐年增加,1951年至1957年共生产木材15.864万立方米。年均2.2662万立方米,1958年,砍伐木材5.546万立方米。1960年砍伐木材9.797万立方米,为历年之最。1961年,国家缩小基本建设规模,木材采伐量相应减少。1962年后,随着经济的恢复和发展,木材需求量随之增加,木材采伐量也相应增加。至1988年,全县共计采伐木材167.4万立方米,砍伐毛竹21.32万根。其中国营生产木材55.72万立方米。
   

1951~1988年木材生产统计表

 

 

二、采伐工艺设计
  
  民国时期,政和县木材生产属私人经营,伐区工艺设计比较细致,经营者遣派包头登山审察地势平陡,林木粗细,木材长短,核其可出正紫筒数多少,才估计价格;再把搭厂、砍伐、截筒、剥皮、做花、修节、集材、运材的工资息耗等与代价相抵,有盈无亏者,才敢经营。新中国建立后,国营和集体木材生产长期处于粗放经营。至1964年底,开始对山场伐区出材量,生产工艺、作业方式和定额等采取自估办法组织生产。1965年起,国营伐木场开始对伐区生产工艺进行调查,并将工艺设计上报县林业局生产科审批。1973年10月,国家林业部颁发《森林采伐规程》后,伐区工艺设计逐步完善。国营伐木场推广使用索道集材,把在山场作业的剥皮、锯筒改在林区便道上操作,减少溜山、担筒等作业工序,减轻劳动强度。1987年,县林业局对乡村木材生产也实行工艺设计,规定无工艺设计,不发砍伐证,促进伐区工艺设计的进一步完善。
  

三、采伐工具
  
  1955年以前,政和县木材采伐工具均使用斧头、龙锯和柴刀。1956年木材生产队成立,开始推广弯把锯采伐锯筒,同时有部分木材生产队使用快把锯。1959年国营伐木场建成后普遍使用快把锯。1973年石门、松源伐木场开始推广使用油锯之后,国营场基本上实现砍伐油锯化。1980年测定,全县油锯使用率为39.3%,1986年后,乡、村伐木也开始使用油锯。

 

四、生产组织
  
  1951年以前,政和县木材生产大多由林主自伐或雇工采伐和卖青山。1958年林木入社后,则由人民公社和生产大队组织采伐林木。国营单位生产木材始于1957年。当年成立新口、石门两个国营木材生产队,有职工400余人。1958年下半年,由于“大跃进”的错误思想指导,全县盲目成立石门、柿田、松源、外屯、江上、洋屯6个国营伐木场,省林业厅先后从浙江温州地区调进工人300人,从福清、惠安调进工人500人,从山东省调进工人504人,从福安地区调进工人260人,从第九建筑公司调进工人100人,从本地农村招收工人260人,安排到各国营伐木场和转运站。到1959年初,6个伐木场和转运站的职工人数达到2300人,为职工人数最多的时期;随后,由于发生经济困难,大部份外地工人自动返回原籍。1960年初撤销柿田伐木场。1962年又撤销洋屯、外屯伐木场,江上伐木场合并到松源伐木场和西津转运站,职工人数减少到470人。至1988年,林业系统共有干部职工722人。1957年至1988年,国营伐木场(队)生产木材共55.72万立方米,占全县木材生产量的33.29%。

 

第二节 集 运
  

一、集 材
  
  1956年前,政和县木材全部采用人工肩扛、担筒、溜山、拖辘、放溪等传统的集材方法。1956年松政采育站投资2万元,在国营石门生产队修建木轨路,全长9公里。索道集材始于1958年,石门伐木场在石门工区安装双滑木质土绞盘机,建成高12米,长398米的双线自动回空竹索道。1959年松源伐木场修建松源至大园点木轨路4公里和赤坡工区木轨路7公里。1960年后,石门伐木场将木轨路改进成移动钢轨路,并向前延伸12公里。到1965年,全县共有木钢轨路27公里。此后,因板车、拖拉机等的推广使用,木钢轨路逐渐被拆除。
  1973年,松源伐木场购进KG—3型绞盘机1台